励志典范
张宝全中国式励志典范doc
发布日期:2021-12-03 10:40   来源:未知   阅读:

  张宝全中国式励志典范 一个男人的影响 20世纪50年代,镇江一个普通工人家庭中又添了一个小生命,他在家中排行第四,父母给他取了个有着当时那个年代烙印的名字,叫张宝全。然而在兄弟姊妹中他的表现并不出众,甚至年幼时体弱多病,因此得到了父母的更多关照。幼年张宝全除了体弱招人怜爱,还有“察言观色”的小聪明,使得他在大人面前总能受到关注。 从小看老,这个叫张宝全的人,有着一些独特于那个大院一块长大的同龄人的东西,老人们当时只是模糊地说“聪明”,如何聪明他们却说不出来。其实,张宝全自己晓得,他少时的性格中更多地遗传了父亲的基因,父亲也因此成为他人生中第一个重要的人。 在张宝全的记忆碎片中,他对这个影响他一生的男人是这样描述的:“父亲是我最尊重的人,他有些像罗中立画的那幅《父亲》,当然,画里的父亲是农民,我的父亲是船长。船长的好处是,在食不果腹的年代,我时常可以偷偷跟去,在船上蹭饭吃。父亲不爱说话,严肃,做事认真,但手很巧,能做各种东西,什么橱架、墩布,很多邻居慕名而来……” 然而,这个在他记忆中,没抱过也没有打过他的人,在1996年去世了,“父亲去世成为我日后有时会感到不幸福的一部分”。父亲在性格上对张宝全的影响,对于其日后进入商界奠定了基础,但此时的他并未显现出日后成为地产界商业名流的特质。而且当时他的想法与经商背道而驰,“那时我的理想是作家,这也是我至今的梦想”。不过阴差阳错,张宝全的人生并未向他所想像的路径延伸,而是走上了他也未知、不可控制的方向。 为50万下海 《圣经》说:你日子如何,力气便如何。那一年,已经三十而立的张宝全,一直在寻找事业的发力点,第一次主动地改变了自己的路径。 1988年,张宝全转业到了镇江电视台,他确定发挥自己天赋的领域应该是电影,支撑这一决定的理由很简单,“因为我有技术及制作经验”。他的处女作也是唯一的电影作品是1987年制作的《一百首歌》,那部作品是由部队投资2万块钱筹拍的,值得一提的是这部片子的编剧、导演、制片主任、作词、作曲??由张一人担纲,这部戏成为日后其进入北京电影学院导演系的奠基之作。也正是在拍摄那部电影的时候,他认识了王秋扬,王秋扬是他从商的启蒙人,也最终成为了他的夫人。 转业不久,张宝全得知北京电影学院要从全国招7个人,但必须是有导演经历的人才有资格报考。不过,镇江电视台对张宝全抓得很紧,因为当年镇江台并没有进人名额,是看中了张宝全寄来的近一人高的各类作品才特意要来的。去和留对有主见的张宝全不是一个未定式,他几乎没怎么考虑就“停薪留职”北上北京了。 去北京电影学院面试的时候,这个“乡下”来的“兵”发现自己对外界环境已有些不了解,那天面试的学生外形都很有特点,长头发、怪异的衣服,让张宝全觉得自己如“鸡立鹤群”,形象很土,心中忐忑,不免自卑,但他终于以笔试第一名的成绩考进了北京电影学院导演系,成为著名导演谢飞的学生。然而,时过境迁,4年之后,张宝全发现拍电影已经不现实了。坐冷板凳的导演很多,投资的人却不多。想拍电影必须自己找钱。按当时的行情,挣到50万元就可以去拍电影。“我觉得自己也不笨,为什么不能曲线救国呢?” 当时他“咬牙切齿”地想挣50万自己拍电影。为了搞到50万元拍电影的钱,张宝全选择了下海,“但我没想到,上了经商这趟车,方向盘握在手中,如果我下来,就没人掌握方向了,车上有这么多人,我只能开车往前。” “我不算纯粹的商人” 1992年是一个特殊的年份,小平同志南巡讲话过后,全社会创业激情再次高涨,超出了80年代只有技术人员和官员下海的窠臼,一个皮包一个公司的现象比比皆是,身无分文的张宝全也成了赶潮人。当时把经商叫做下海,意思是如果你缺乏驾驭艺术,就要为其他人的“成功”贡献出你的全部资金。 筹集“下海”本金,没人知道张宝全是怎么筹到那点创业钱的,有关他的传说是, 在他住的那个院子里堆满了他要变卖的作品、家什,不破不立,张宝全不惜血本要去尝试,这时他得到了夫人王秋扬的热情支持。张宝全要下海的时候,正值房地产业还处于宽松的政策环境中,进入门槛低,做房地产开发一本万利。受“房地产热”的巨大影响,张宝全决定做地产。下海的首站,张宝全选择了深圳,然而结果令他失望。当时,他感到很沮丧、落寞。于是他选择了当时国内商人淘金扎堆的海南。 “我和一个朋友一起去了海南。飞机舱门一打开,映入眼帘的是乱哄哄的大工地,第一感觉‘好’,有一种挽起袖子大干一场的冲动。”跨过生死线的张宝全嗅觉更加敏锐,对于事情的看法也充满了军人的果决。 “当时和我一样兴冲冲的还有冯仑、潘石屹、谢强等,潘石屹来得要早一些,他是坐船到海口的。他在1989年到海口的时候,人口不到23万的海口,似乎一夜间拥进了15万人。1992年8月的时候,潘石屹靠炒房炒地挣到了自己的第一个100万。”这些先张宝全一步赶来的人,实力雄厚,追求高利润。已赚了第一桶金的“大佬们”正雄心勃勃地将大量资金押到土地上,准备做大做强。作为后进者的张宝全则低调得多,不要求最大利润,有利润就做,“确切地说,当时我没钱,所以大家追求不一样,像注册公司、跑书店买书充电、做业务,一切顺理成章。那是我一个人的公司,一个人的快乐奋斗”。 不过,当时张宝全真正的可观收入并不是房地产。同期,张宝全发现有大量的粮食和货物进出海南,海上物流繁盛一时,促成了他把部分资金投到建立海运公司上,租买了较低成本的二手船,开始做起了海运生意,纯利润回报达到50%以上。正是海运让张宝全获得了人生发展的第一桶金,他的海运公司还曾被评为海南海运十大纳税企业。 好景不长,海南房地产的灾难终于浮出水面。当时,海口市在建人均住房面积已达50多平方米,而同期北京人均住房面积才7平方米。1993年6月24日,国务院发布《关于当前经济情况和加强宏观调控意见》,海南房地产从热岛变为“冰岛”,开发商破产,烂尾楼遍地。很多曾挖到“第一桶金”的人,落得颗粒无收。 “潘石屹、冯仑、易小迪、王功权都撤回北京发展。所幸我的房地产项目并不多,这也得益于我不主张利润最大化的好处,手上剩余项目也迅速脱手,全身而退。当时就像驾车一样,一瞬间会使你有灭顶之灾,但凭着一种莫名其妙的直觉,就能避开。这种直觉不一定是商人的直觉,我更愿意说它是一种灵感,它是细致的、微妙的、不可言传的。”回首那段不长的海南经历,张宝全把它形容为“房地产的悲喜剧”,从穷光蛋到富翁,从富翁到穷光蛋不断上演着。可以说,海南是中国那一代商人市场意识和风险意识的历史教材。 海南地产崩盘的那一年,张宝全开始从海南撤出,开始了他的北上事业开拓。此时,一头扎到商海的张宝全,还是有心事的,因为他得对自己曾经的理想有个交待,毕竟他不认可 自己是纯粹的商人,他希望自己是个有文化的商人。 在他后未的作品中,无论是“今典花园”、“空间?蒙太奇”,还是苹果社区,都被张植入了艺术气息,这也是张宝全文化商人思路的一个表象。 起家今典 用张宝全妻子王秋扬的线年找地皮、创办企业开始,今典就像她的大孩子,一天天在她和丈夫的注视中成长。这是张宝全和妻子一起草创北京地产局面的真实一幕。事实上,刚开始做一个项目时并不像回忆那一段经历来得那样轻松,当时的两次受骗张宝全很少提起。这也从一个侧面,印证了他当时还不是一个成熟的商人。 1994年张宝全把所有精力放在了北京,开始筹划启动他的第一个楼盘。然而,当时他没有北京的房地产开发资质。要开发房地产,必须和“本地有开发权的公司”联合。而那时北京有征地权的公司只有10家,基本上都是房管局、建委的下属企业;有开发权的企业也不过几十家。 最初,张宝全选中了北京电影学院旁的一块地,就和当时北京一家房地产公司合作:张宝全的公司挂靠在它下面,给10%的干股作为回报。等到张宝全筹备了一年,投资了近2000万元,马上就要立项的时候,对方突然撕毁合同。张宝全一年的努力付诸流水,备尝挫折滋味。之后,那家公司离职的一位副总成立了一家新公司,该公司主动寻求与张宝全一起合作,条件和原来的公司一样,一筹莫展的张宝全大喜过望,当即将立项报告盖上对方公司的章,以对方公司的名义报了上去。而立项报告批下来后。这家公司拿出了原来公司一样的态度,张宝全再度被踢出局。 张宝全终于真正体会到市场的铁律:没有市场规则的时候,就要有防范一切风险的意识。这也造就了张宝全至今保持的习惯,任何一个项目既要做好最好的打算,也要做好最坏的打算,危险和细节主导事业成败。 吸取了教训的张宝全最终决定独立成立有房地产开发资质的公司,1995年3月北京安地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成立,张宝全做了董事长。而之前流产的项目顺利立在安地的头上,后来做的楼盘就是“今典花园”。 理顺经营的张宝全,开始解读北京的城市性格,发现如果只是把房地产停留在建房子的层面将难以为继。他称要把这个让自己饱受磨难的楼盘做成“北京性价比最高的房子”。打破北京当时流行的以“居住功能”为特点的“初级阶段”。他的超前理念把当时北京以“居住功能”为主的开发商远远抛在了后面,张宝全还率先在建筑艺术和人文环境的营造上尝试。他从景观开始,一草一木都匠心独运,在房屋的外形、颜色、用料上更是极其讲究。 这一切都没有白费。1997年,今典花园隆重上市,张宝全打响了在京地产的第一炮。张宝全获得的不仅是利润,他称:“企业家就是为创新而活着,如果没有创新,一个企业家就不可能成功。” 艺术“绑架”地产? 如果把今典看做是张宝全的开山之作,那么“空间?蒙太奇”则是他艺术和地产融合开始走向成熟的里程碑。张宝全酷爱自己设在蒙太奇的那间宽大的办公室,原因之一是这里保留了一所房子最宝贵的东西――空间。“空间?蒙太奇”大厦还开创了京城楼市重色调应用之先。 “谁说写字楼不能用黑色?”张宝全做房子,更多把房子看成了艺术作品。就像他的“非主流”办公室,花鸟鱼虫无一不有,假山流水样样俱全,反倒不像办公的样子,更像是一个创作间。 “空间?蒙太奇”给了所有像张宝全一样的人以“空间”和“后现代”,弹性空间,任你分割,任你组合;黑色基调卓尔不群。如今,对于色彩整合以及弹性空间的诉求,正成为跟随者的成功捷径。完成“空间-蒙太奇”这一力作,让张宝全名利双收,安地地产也寿终正寝,正式更名为“今典地产”,张宝全依然任董事长一职。如果把艺术看做张宝全地产成功的看家宝,似乎并不为过。但是海南的经历,也确实给张宝全的经商思维打下了深深的烙印。 1998年,张宝全在西长安街五棵松拿下了108亩土地,准备投资建商品房。当时,北京刚刚开始经济适用房的建设,张宝全出人意料地将其纳入经适房组建,而设计标准不变。这就是张宝全的“今日家园”项目,张宝全喊出了“今日家园:长安街上的经济适用房”,由此,张宝全成为北京市民熟知的名人。 这个项目给张宝全带来了多少利润,无从知晓。但是仅1999年9月开盘的3天里,今日家园售出815套,收入3.3亿元。显然,今日家园是张宝全不寻求最大利润、保证资金快速周转的北京地产中的“海南”做法。在张宝全看来,这次的举动与海南有些相似,但不能同日而语。他觉得,今日家园更多的是树立品牌的过程,是一个企业发展的长远大计,这些考虑在海南时是没有的。 较高性价比,既可迎合市场,也能保证企业快速盈利,张宝全的算盘十分精到。成熟的经营思路已然成形,他的事业稳步开拓。就像他自己所说,理想的状态是赚足够的钱,做想做的事,再从想做的事中去赚钱,满足事情的需要。这话有些弯弯绕,可他的商业准则,也确实出自这句“灵魂”之语。 如果把今日花园还看做是“为了钱”,那么之后的苹果社区,就又回到了张宝全的艺术和地产两不误的人生设计中。而且,苹果社区也是张宝全经营艺术的神来之笔。在北京渐入佳境后,张宝全并没有忘记他的发家之地――海南。先是亚龙湾红树林酒店,那个项目让他2007年一年纯利接近2亿元。2007年6月底,张宝全又拿到了三亚海棠湾大型开发项目中320亩、投资额达16.8亿元的七星级酒店规划用地,该地块被定位为“国家海岸”国际休闲度假区,商业价值吸引了众多国内国际地产商的目光。 但是,三亚湾项目是否会受困于资金问题?当前的宏观调控绷紧了地产商们的资金链,张宝全也不会例外。张宝全再一次拿出新的设想,他把三亚湾项目定位为产权式酒店,业主不仅会拥有酒店房间的使用权,而且还可以进行交易。这种商业模式将会成为今典在其他城市推广产权式酒店的一个范本。 外表平凡的张宝全,已经形成一套独特的经营理念和不从流俗的经营方式,无论在产品创新、成本控制,还是在营销策略上,已然一骑绝尘。经营的成功并不是张宝全最为自豪的,令他最自豪的是:“我可以算是北京地产圈里很有文化的一个,我的项目则是最有文化的。” 向自然回归 张宝全经营起庞大的地产集群,今典集团已经发展成为一个拥有12家成员公司、共有1800多名员工的现代化企业,业务范围涉及房地产开发、电影、当代艺术、酒店经营、户外运动文化等多个板块。金钱欲望已经满足,而心中的那份对自然的渴望也变得强烈。 从北京城区一路向北,在昌平西关出口下高速,位于十三陵水库附近,有一座处在两座山环抱中,拥有上千棵柿子树、占地300多亩的私人会所,其主人就是张宝全。 那块地的选择,曾让张宝全煞费苦心。从1998年开始寻找合适的地点,他最终看中了那片柿子林。“我们想通过柿子林会馆表达对居住的理解和我们的价值观。对于这个私人会所来说,这上千株慈禧年间的柿子树,已经是最好的 装修了。”除了要求不能损毁一棵柿子树,张宝全还要求房屋不要破坏原来柿子林的美感,对于这个曾经的画家和导演来说,自然的美感高于一切。于是柿子树的高度决定了会所7~10米间的空间高度,房间的房檐基本到树冠的高度。 柿子林基本的建筑语言是取自乡土的石材砌墙、木模板浇筑的清水混凝土屋顶、锈面钢板的外立面、被钢架支撑和分割的玻璃幕墙以及水磨石地面构成。石墙、玻璃、钢材等材料的大量运用,让会所的建筑风格看起来硬朗通透。除了必要的家具之外,几乎没有任何内装修的做法又让它显得朴素大气。透过巨大的落地窗,林子里的风景与室内的布置完美地融合在一起。 柿子林是张宝全的得意之作,追求一种自然与人文的统一,一种自由自在的感觉。张宝全津津乐道于早上起来在柿子林里一圈圈地骑自行车,想着有时间时可以钓鱼、种花、种菜。他喜欢安静,这里的空间足以让他获得远离喧嚣都市的一份安静。 VD,未完待续 “如果说从商以来我还有什么耿耿于怀的,就只有还在路上的EVD。”张宝全在2004年进入了EVD领域。“当时目的很单纯,想从事一个自己感兴趣的、在中国有优势的产业,另外也有公司多元化的考虑。谁能指望地产赚一辈子钱?”在听EVD标准的研发者阜国数字技术公司总裁郝杰介绍了不到10分钟后,张宝全就与其达成合作,迅速投资2亿元注册成立了今典环球数字技术公司,也和另一家企业计划再投30亿元进行20万家EVD数字影院的建设。 张宝全要圆自己的电影梦,当初为筹拍电影经费而被迫下海,EVD唤起了他的记忆。张宝全感到,EVD打通了他的数字电影之路。对于这一举动,当时媒体把他的投资看做是“豪赌”,但张宝全的电影情结使得他的坚持显得有些执拗。“我不能苟同。如果还能在中国找出第二个既懂电影导演、制作,又懂技术、经营等,乃至完备的商业模式的人,那绝对是罕见的事情。没有任何一个人比我更清楚EVD的前景,因为我投资的是标准。”张宝全接手EVD后,国内标准之争依旧。最终让张宝全“???飙”,这也就是之后的媒体称为“逼宫”信息产业部的那次倡议,最终把EVD标准推到了行业推荐标准上。 2006年8月,张宝全南下深圳,把EVD的发展计划向深圳、广州的各大碟机企业作了详细说明,随后中国EVD产业联盟于10月15日正式成立,国内一线碟机企业都加入到了EVD民族红光高清产业的阵营之中,张宝全被推举为FVD产业联盟秘书长。为加快EVD的产业化进程,张宝全把70%的时间给了EVD:建立EVD碟片专卖网,利用各种渠道开始在全国铺设EVD碟片专卖店和EVD高清加油站,为EVD产业提供内容支持。 “我深深地知道,EVD目前还不能给电器商家带来盈利,只有片源充足、碟片能够盈利,才能有EVD的大发展。我确信,现在的电影商业模式是正确的,在片源方面,好莱坞已经给了我承诺。当公众对高清的诉求被激起的时候,我的FVD项目也就真正瓜熟蒂落,十年后,EVD可能会做得比我的地产还大。” 这是张宝全的道理,也是他多年的“心病”。